霍春陽我認為筆墨不能隨時代

2019-12-18 作者:uedbet体育网址 168

霍春陽,1946年出生于河北省清苑縣李莊鄉李莊村,1969年畢業于天津美術學院并留校任教至今。歷任天津美術學院中國畫系系主任、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現任天津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天津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繪畫的現代性問題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近百年來,中國美術始終為現代性問題所困擾,并受本土與西方、傳統與現代深層文化問題的制約和影響,從而使中國美術的現代性問題成為一個世紀性難題。問題始終不在中國現代美術是否需要實現現代性轉換問題,而是如何實現現代性問題。對此,天津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天津美術家協會副主席霍春陽先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述說了自己的藝術見解,供大家參考和交流。

霍春陽:對“筆墨當隨時代”我有不同的見解,我認為筆墨不能隨時代。時代特征是什么?在美術史上每個時代的特征在筆墨、形狀上雖然有變化,但歸根結底是心性在變化。從境界上來講,只有深淺高低的變化,而不存在大的轉折。對藝術來講論文和野,沒有前后之說。所以,當隨時代這種提法是不對的。

當然了,從藝術角度來說“藝同于道,道不乖時”。它是不背離這個時代的。但是時代也左右不了道。藝術的東西是超時空的,沒有時間和空間以及地域的概念。萬物分陰陽,前人是從陰陽的角度來認識問題。當時并沒有什么派別、東西方差異等問題,現在我們大談東西文化,讓藝術顯得太狹隘了。藝術是沒有國界的,也沒有古今之分的。“論畫無古今,唯造平淡難”,古今不是本質的問題。

霍春陽:現代很多人說現代性,什么是現代?現代的內涵是什么?不求現代和當代,藝術是沒有時間界限的,是一個整體的價值系統,沒有必要分當代或是古代。現代的世界是快節奏的時代,是大競爭的時代,我們不能跟著西方跑,自己不穩定、沒有定力、價值系統受到動搖。

按老莊的思想“道法自然,得道得自然”。現在有很多的行為、意識是違背自然規律的。我們決不能夠扭曲天道順應時代的錯誤的邪念。現在是天下無道的世界,無道是指以強凌弱,弱肉強食,這就是無道的。有道的世界是小德毅大德,小賢毅大賢。也就是說,現在是誰強誰說了算,現在就是天下無道的時代,這個時代我們不能隨波逐流,要進行修正、矯正。具體到美術也是如此,天不變,道也不變,我們要捍衛道。在此過程中,我們要糾偏、糾斜,使我們的思念沒有雜質。與其斜而有余,不如正而不足。就是走正道,絕不能走斜了。還是那句話:時代性不是本質問題,本質是心態問題,要先正其心。記者:這個正道,具體到美術創作中應該是怎樣的?

霍春陽:應該是無為的、平淡的、靜心的。藝術的目的是凈化心靈,不是讓人去奮斗的,不是革命的。藝術的功能是消磨斗志的,它是養心、靜心的,有斗志就會偏離本源成為鬧心的,從而也就偏離了藝術之所宗。毛澤東說過:“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繪畫繡花。”而現在有些人以革命的手段、奮斗的情緒來搞藝術,這是不對的。這就是這個時代的偏向,這個時代的問題,作為美術工作者,我們要看出時代的弊病,不能順應時代的謬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