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藝術品市場進入億元時代

2019-12-18 作者:uedbet体育网址 194

馬丹妮:邢總的動力就是因為他喜歡這些東西,他的信心來自于有一天這些東西一定可以獲利,甚至可以在后面再加一個零。當然邢總也提出了作為收藏家他的一些憂慮。中國嘉德的胡妍妍女士,從嘉德成立之初到現在,您從業的經歷真是經過了中國藝術品市場數次的高峰和低谷,在您工作的過程中接觸的藏家也有很多,您作為一個資深的從業者,您對這個話題的感想是什么

胡妍妍:進入億元時代不是一個突如其來的事情,雖然不是我們每個人都能預料到,這是一個慢慢發展的過程。從中國書畫來看,2003年有一次井噴,那一次嘉德每一年成交在5000萬到6000萬的時候,突然來臨大漲,就是翻一倍,到了1億、1.2億,每一年都差不多以一倍的速度大漲。這波行情持續了3年,到2005年的秋天達到了高峰,之后有一些回落。這次出現億元是在回落以后我們又經歷了經濟低谷的時期,在去年年底拍賣正好趕上了世界經濟低谷時期,大家的心情是很低落的,經歷了雙重打擊以后積蓄了力量。力量一個是來自于這十幾年,包括所有拍賣行和從業人員,包括周邊的藏家和媒體的宣傳,給大家做好了足夠的知識和心理準備。

另外是整個宏觀經濟的發展,使得我們所有的準備可以實現。比如說,財富總量增加到的程度。有一個數字我是特別感興趣的,大概是在6年中,我們財富榜上前50名財富總量增長了10倍。如果這么看的話,2003年到今年差不多是5、6年的時間,當時我們一年中國書畫成交是兩億多,到2009年嘉德書畫總量是14億多,這都是很匹配的,這完全是非常合理的,沒有讓大家覺得這是一個泡沫,它就是一步步積淀來的。

關于單件作品賣到億元的事情,在2007年我們就不停被記者問到這個問題。因為當時我們拍了仇英《赤壁圖》(注:中國嘉德2007秋,7952萬元成交),是當年中國畫的世界紀錄,7900多萬。當時有人就在問,是不是古畫可以賣到1億,我答是肯定的,當時沒有賣到1億只是說它沒有拿出來賣。現在我們所有的機緣巧合湊在一起,而且還不是一枝獨秀,不是只出現一件億元的作品,在這個季度中,根據我們統計的表格,2009年這一季中現在已經拍完的單件成交千萬元以上的達到了92件之多,超過億元的4件之多。所以,我覺得完全不是一個偶然的現象。對我們來說,藝術品應該到這個時候了,和我們經濟總量相比、財富增長相比,應該是順理成章的到這個時候了。

主持人:剛才的五位嘉賓都是藝術品進入億元時代真正的助推手,他們的行為直接影響了市場。臺上還有另外兩位嘉賓王春元和龔繼遂老師,他們是市場的觀察者,他們會用另外的角度看待市場。王春元老師,您在中國當代藝術比較火的時候,就有一個預測說它已經到了擊鼓傳花的時代,現在到藝術品進入億元時代,您對這個時代有什么樣的看法

王春元:如果把今天這個時代稱之為億元時代還不是特別貼切的,我覺得應該稱之為價值時代,因為藝術品市場真正開始形成市場,形成了從拍賣引發的市場。拍賣從1994年到2002年是一個行情的時代,行情時代是指不管是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行情是模糊的,通過拍賣形成了一個價格,使得這個行情一點點的澄清了。大家知道什么樣的東西可以在一個行情中進來,而且什么樣的東西可以達到一個什么樣的行情。

2003年在非典后形成了一次報復性消費,這次報復性讓所有東西出現了增長,這個增長帶動了整個收藏熱,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出現了一個擴大到上千萬的人群,這個人群代表了收藏,不只是這個市場本身成熟了,而且這個市場所有板塊都成熟了。從2003-2008年這段時間可以稱之為是一個市場的時代,市場的板塊不斷形成,板塊上的收藏群體也在不斷形成。

真正說到價值時代的時候,我們應該有一個指標性的東西。今天的億元時代不是盲動的支撐下來的,它是有一個理性判斷。真正億元時代和理性時代是從今年上半年開始,或者是更早的時候開始。今年春季的時候,兩件宋畫高價位的成交(注:宋《瑞應圖》,中國嘉德2009春,5824萬元成交;《宋徽宗寫生珍禽圖》,北京保利2009春,6171.2萬元成交),使大家開始意識到一個問題,我們在競買藝術品的時候不應該根據市場,而應該根據行情,我們應該回到美的角度上判斷審美價值。價值本身不是跟著行情走,也不是跟著市場走,行情和市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看待這個問題。億元時代出現億元價格,并不是一個很新奇的事情,它是一個必然。但是重要的是大家開始關注價值,什么才是有價值的東西。在這之前,大家都是流通,都是擊鼓傳花式的流通,價格時代和億元時代都是一個角度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它可能使擊鼓傳花的游戲結束了,大家要去看它的價值。

在價值時代之前,有一個問題就是什么樣的藝術品才能構成財富在這個財富的支撐點上,究竟有幾個能構成財富。這個目標確定以后,價值市場才能夠出現財富。但是億元時代,出現億元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今年投資流動性過剩引發整個資產價格上漲,所以帶來了藝術品價格上漲。第二,出現億元是有大資本投入,有大資本進入帶來了市場,大資本進入所尋找的目標不像我們這些藏家和玩家之類的,它所尋找的目標是一個價值,這種價值有人曾經形容為價值提升的大概率事件,我們買這件東西本身的過程,它將可能形成一個轟動性事件,事件本身將會引發附帶著這個東西的增值和價值提升。以前我們所注重的都是價值提升,那么未來大資本進入的話,它所需要的是什么我們特別期待劉益謙先生,他作為一個大資本的代表進入市場,他的想法是什么這是我們這段時間關注和迷惑的東西。但是,我可以講一點,不管是億元時代到來還是價值時代到來,未來的時候會出現一個很大的差,高端的東西很多,而低端的東西從拍賣市場流出去,我們關注的不是它的原因,而是考慮到未來它有什么樣的走向。

今年藝術品市場漲幅超過了地產漲幅,地產漲幅是40%,藝術品市場很多超過了70%,很多人都說劉(益謙)先生不是代表了一個藏家進入,他的背景是他的大資本,他帶來的是股市利潤,房地產的上漲和股市上漲都是有股市利潤和房地產的利潤,今天拍賣行也是有雙重屬性,民生銀行等各種各樣形式的大資本進入。我們想知道,從大資本本身是怎么來看待投資價值這些問題的

劉益謙:我也不知道市場怎么走,我是隨著市場走的,也不是說我在市場中起到什么作用。我感覺到,我參與這個市場十幾年了,我參與過程中也在不斷地總結,總結買什么樣的東西是會漲的東西,這是這么多年我一直在總結的問題。

我剛剛進來的時候,第一次參加嘉德拍賣,嘉德剛剛成立的那場,我來買了兩張畫,買了一張郭沫若的書法花了7萬元,花了11萬買了一張李可染的畫,也沒有人跟我說真假,我只是知道這兩個人有名。你說今天我買的吳彬(注:吳彬(明代)《十八應真圖卷》,北京保利2009秋,1.7億元成交),這之前如果有人私下賣給我這吳彬我肯定不敢要的,吳彬是誰我不知道。事實上從個性來說,我是一個對新鮮事情比較感興趣的人,在參與過程中,也走過一些自以為是的階段,感覺到什么東西會漲,而恰恰是錯的,在收藏過程中買什么樣的東西,什么樣的東西是人家未來能夠認可的東西,這是我感覺到最關鍵的,包括今天很多人在買東西,到今天億元時代,但是我感覺有些藝術品的價格又跑到十幾年以前去了。說明什么問題說明隨著人們對藝術品理解程度越來越深。

當然藝術品也是商品,商品和藝術品本身又有區別。藝術品中絕大部分是商品,只有極小一部分才是藝術品。今天如果從一個藝術品的角度來說,億元時代到來,不是我在里面推什么東西,3件億元拍品我買了1件,其實我就舉了最后一口價。其他藏家一開始爭,爭到1.5億了,我最后加了100萬,就落到我頭上了。本身這個東西就到這個程度上了。就像一頭牛一樣,本身要趴下來,我在它身上掛了一根稻草,它就趴下去了,就這么一個簡單的道理。你說怎么來的,怎么會到1.5億,我也說不清楚,我感覺在座的也沒有一位能夠把這個話題講清楚。因為這本身是一個市場行為。

剛才我一開始說了,吳彬這件東西處在這樣一個階段,目前來說它已經創出了中國字畫的最高價,1.7億不到一點,但是同樣一個東西如果放到幾個月以前拍,估計最多也就賣到5、6千萬,這幾個月沒有一種必然的關系,這是一種機緣巧合,喜歡的人都碰到一起了,大家都飆起來了,大家都在發飆,就這么簡單。這一股飆風能夠飆多長時間,誰也不知道,也可能剛剛開始飆,也有可能飆過了,冒個泡就沒有了,飆不起來了。這個很簡單。所以我感覺這和資本的大小沒有必然的關系。如果按照資金來說的話,做一個統計學的統計,中國藝術品在后面加一個零是很快的。按統計學來算,算多少富豪多少資金進入這個市場,起碼可以賣十幾億了,其實多的都是錢,多的就是沒有出路的錢,但是不是說所有沒有出路的錢都會跑到這個市場來。

我感覺這么多年,我從一個什么都不懂,到現在,我看到一幅畫,我基本上能夠估計出來是個什么年代,我大致能夠知道,畫家的名字不一定能夠叫得全,有時候還要問問王老師是什么名字,是這么一個過程。藝術品走到今天,今天嘉德拍賣公司主持這樣的一個活動很好。有一次陳(東升)董事長給我說過這樣一句話,說有一天我的拍賣公司能夠和佳士得有一拼的話就很滿足了,他也沒有想到十幾年以后中國藝術品市場的主導權就回到大陸來了。我們改革開放30年,我們用摸著石頭過河的心態搞改革開放,誰也沒有想到我們30年以后是這樣的狀態,不能說我們有預謀、預知了我們30年后的今天會這樣到來。這個億元時代的到來,有它的偶然性和必然性。

王春元:劉(益謙)先生很直爽的把他的態度表現出來了,但是我覺得在這個直爽的背后,任何的投資作為一位投資人來說都有一定的目的。我們可以發現這次創造所謂億元時代的這幾件東西,創造億元時代的買家都是在這個行業里積累很深的人,并不是說一個新人進來了,就像2003年進來了一個人就直接舉,當時他創造了一個千萬行情,現在還不是這樣的。可以證明一點,我們注意到劉益謙先生們的投資開始轉向到他們買東西,明代的東西,宋代的東西,這代表了他們開始指向靠學術支撐,確實有價值支撐的東西。所以,這個投入,這個選擇就可以說明投資本身的目的不再是流通或者盈利。但是這么高的價位來買這個東西,對于我們來說都有一個狹隘的想法,就是他干嗎要這樣做上面還有多大的獲利空間劉(益謙)先生也解釋了,他覺得未來的行情還會繼續漲。所以,我同意劉益謙先生自己的表述。